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第二十章     蕙质兰心

作者:青筦儿      字数:2735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02:54

    乐知馨还未到西宁殿。这心里就被焦灼的难以动弹,果然,这以前都是小瞧了那人了。早知道她是这么一个主儿,当初就必定不会饶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胡苏看着乐知馨此般模样,凑上前,轻声道:“主子莫要忧心才是!那宁妃娘娘都要让着主子几分,更何况是明妃呢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乐知馨冷哼几声,“你知道个什么?那明幽若如此温吞,又固守中庸之道,不与人争抢,看起来乃是个遗世独立的主儿,且不说真假,这面上功夫还算是过得去的。只是那明颖儿,行为处事着实怪诞,偏得还惹得皇上如此上心,怎能叫我宽慰?”

    胡苏听了,抿了抿唇,那明颖儿的性子,确实是难以捉摸,又说着什么痴傻之症初愈,着实叫人不敢招惹。胡苏看着乐知馨日日暴戾,对那明颖儿又生了几分怨怼之心。早先时候,也不过只有一个明幽若罢了,那明幽若老成持重,断然不会像是明颖儿这样造次,倒是可怜了乐知馨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一个明幽若就已经足够难对付了。偏得现如今还多了一个更加难对付的主儿,愈发艰难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明妃到底没有什么协理六宫事务的权力,可是宁妃却是有的,说起来,还是宁妃更难对付几分,是也不是?”红雪朝着自家主子笑了笑,眉眼之间颇带着几分宽慰。“娘娘宽心些,皇上到底还是对娘娘十分宠爱!”

    宠爱!

    乐知馨最不信的就是这样的宠爱了。一切全凭那人的意思,这三宫六院里头,也不知是有多少嫔妃,正在等着被那人宠爱,她又算是什么?依着旁人恭维的那般,她乃是因着有个好娘家,有个好哥哥,还有一个好外公。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。

    这宫里上下,连个知心知意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她们二人乃是嫡亲姊妹!”乐知馨冷笑两声。“不管谁人得宠,都是好的。正所谓是一荣俱荣,一损其损,到底是叫人十分艳羡的!现如今乃是在深宫大院里头,有个暖心的人,到底是不同的,你们不懂,我倒也不怪罪,只是有些话,却是不能胡乱去说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胡苏跟红雪面面相觑,低垂着脑袋,也不敢多话,只是觉着有些奇怪,之前这人纵使是再怎么不顺心,也都不会有这样的时候,可见这宫里果然是要变天了的。

    几人皆是心事重重到了西宁殿。

    颜苏已经有三日未曾来到西宁殿中,倒是叫乐知馨愈发觉着心里发慌,偏得这妃嫔贵在矜持,到底不能主动找了去,只能按捺着性子,在这寝殿之中好生等着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胡苏走上前,朝着那人福了福身子,“淑嫔娘娘来了!”

    安云嫦?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冷哼一声,这会子正自没趣儿,她倒是来了,必有什么计较。这后宫之中,也不知是有多少女子,勾心斗角,巴不得将自己的对手,狠狠地踩在脚底下不可。这宫里的女子,大抵也都是这样的了。没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“请进来吧!”她朝着胡苏笑了笑。

    胡苏应了一声,匆匆忙忙打着帘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安云嫦因着歌喉动人,倒也备受恩宠。因着明幽若同乐知馨对头已久,她向来不肯偏倚半分,生怕惹上什么麻烦来。只是这会子倒是变了,竟然主动到了西宁殿中,着实稀奇的狠了!

    “嫔妾给姐姐请安了!”

    “你我本是一样的人,何必请安呢!”乐知馨冷笑两声。“妹妹今儿个怎的来了?寻常时候体弱多病,向来不到各宫各院走动的,这会子怎的就到了我这西宁殿来了?”

    那安云嫦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衣裳,满头珠翠。手里的珐琅镯子愈发夺目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她初进宫之时颜苏送的,她总是戴在身上,好似是十分矜贵。

    “姐姐,听闻飞泉苑中的那位一切安好了?”安云嫦好似是不经意地笑了笑。“近些时日一直都听闻此事,倒也不知是真是假,也从未听过,这有了痴傻之症的人还有痊愈的时候,着实稀奇的很!”

    安云嫦低垂着脑袋,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冷凝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儿的都忌讳着明家两位娘娘的威严,这会子又听闻那么一个明颖儿病愈,明常英愈发觉着熬不住了,这心里也不知是有多焦虑,本想着往飞泉苑去瞧瞧的,可是又怕撞到了明幽若的枪口上了,只好往这西宁殿走一遭。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倒是灵通的狠了!”乐知馨冷笑两声。“你若是想知道,倒也不算是什么难事,直接往飞泉苑看看也就罢了,何苦往我这西宁殿来打探消息,这未免太可笑了些!”

    见着乐知馨脾性这样差,一时之间也有些懊恼,朝着那人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姐姐可是怪罪妹妹孟浪了些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晓,就莫要接着问了,想要从我这里头知道些什么,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些!”

    安云嫦倒是愈发闹不明白了。当初这人还算是好些,只是到了今时今日是愈发可怕了,叫人不敢捉摸,她坐在一边,被这人看着如同锋芒在背一般。

    “姐姐莫要误会才是,嫔妾只是想找姐姐说说话罢了!”

    “凭你也配!”

    这安云嫦若是寻常时候来倒也罢了,只是今时今日,她也不知是有多少火气上头,只能全都发到了那人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安云嫦忙不迭地朝着那人福了福身子,轻声道:“还请姐姐恕罪,若是妹妹有些不当之处,还请姐姐恕罪则个!”

    “滚!”乐知馨愈发不想见着这么一个人伪善的模样。

    安云嫦被没头没脑骂了一通,忙不迭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苏跟红雪见着,一脸茫然,看着那人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惶恐。

    “娘娘,那淑嫔还是个可用的!”胡苏好心提醒,在宫里,能少得罪一个,自然是少得罪一个的好,偏得这人不管不顾闹到了这么一个地步来,叫人着实无法捉摸。

    “可用的?”乐知馨冷笑连连。“这宫里,还有谁跟谁不同呢?只要没有皇上的宠爱,都是一般无二的卑贱,那人也不过就是有个好嗓子罢了,毁了也便是了。本宫最是看不惯那些人装着蕙质兰心,贤良淑德的模样,这心里,也不知是有多么嫉恨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不错,只是娘娘,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啊!”胡苏到底是这人从娘家带进宫来的,许多话还是要说些的。 看着这乐知馨,是愈发不得人心了。这心里自然也是十分焦灼。“娘娘,还是要忍耐些的好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就是一个小贱婢,还轮得着叫本宫想让?安云嫦的家世远远不及我乐家门楣,若是叫我同那人有些什么牵扯,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!我哥哥是什么人?竟敢同我问话!”

    “哎!”胡苏长叹一口子浊气,苦笑连连,“娘娘这话说的固然不错,只是这在宫里头,若是不找个人帮衬一二,日后指不定会如何,那宁妃的印象之处就在于处处同人交好,这佛那宫里上上下下也不知是有多少人都盼望着那么一个人的威严。艰难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本宫能得了皇上宠爱,难道说,本宫还怕了那人不成?明幽若固然是个厉害的不错,好生防备倒也罢了,不值得什么稀奇!”乐知馨心里发慌,坐在一边,念着那颜苏许久不来西宁殿,心里委实难熬!

    “派人往龙泉殿走一遭,问问魏公公,也好知道近日里头皇上的意思,想来因着哥哥起初不同意皇上的政策,叫皇上心里动气了。我早知道哥哥那样容易冒犯圣意!”乐知馨心里惴惴,愈发觉着难熬。

    “是!”胡苏微微颔首,也不敢多话,忙不迭地走出了西宁庄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刚到了龙泉殿,就见着那魏知尚训着那一对宫女,也不知是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见着是西宁殿的人来了,那魏知尚也不敢唐突,走上前,朝着胡苏笑了笑。“您怎的来了?”

    “公公近来安好,我家娘娘想念皇上的很,倒是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周遭沉寂寂的,愈发叫人带着几分难堪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