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第十九章     再陷风波

作者:青筦儿      字数:2594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02:47

    好容易才打发走了颜苏,林浅却是再没了在这宫里胡乱闲逛的心思了。匆匆忙忙回了飞泉苑。只觉着头脑发昏,着实难熬的很。

    甫一进了飞泉苑,她赶忙躺在软榻上,心口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琢磨着方才颜苏说的那些试探的话,愈发觉着这万事艰难,果然,在宫中的女子,当真是千难万难,没有半点法子。

    那人乃是一国之君,这后宫更是佳丽三千,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跑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何苦烦心?”云芹凑到那人跟前,一脸关切。“这各宫各院的娘娘,一直都想着要皇上的宠爱呢,怎么到底娘娘跟前,就这样避讳了呢?娘娘,说起来也是避讳不得的,若是没了皇上的宠爱,受人欺凌,可怎么好呢?”

    受人欺凌?

    林浅眉头微蹙,不禁想到了乐知馨。

    纵使是明幽若也说了莫要招惹此人,由此可见那人手腕。

    她自是知晓,这后宫之中比不得右相府太平,女子太多,稍有不慎,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偏得她又是那样不甘心,就这样受人摆布。呵,到底是有些心气儿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愿意被人支配一二!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!”云芹微微颔首。“但是娘娘,那人到底是皇上,是娘娘的夫君啊,若是日后有了孩儿,在这后宫之中有了地位,也不必那样惶恐被人欺诲了去,日后纵使是跟皇上生了嫌隙,有了孩儿,皇上到底是会顾念几分情义,跟娘娘重修旧好的!”

    林浅呆呆地看着跟前的云芹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丫头,都深谙此道。

    只是她,却是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当初在右相府中,府里的老嬷嬷时常同她说起,这夫君乃是天,必定要好生依从,只是她林浅,向来都是靠自己活着的,自然不会对他们有些什么好脸子来。一来二去的,活的倒是愈发孤僻乖觉。

    这会子又听着云芹说出这样的话来,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明白!“

    云芹讪讪一笑,凑上前,轻声道:“娘娘想不到的,奴婢自然是要帮着想的!”

    “姐姐未曾生子,那位了不得的乐知馨,也未曾生子,想来,也没有那样重要!”

    “呀!”云芹听了这话,狠狠地摇了摇头。“娘娘,这生子之事,哪一个宫里的娘娘是觉着不重要的?不过就是凭着个人姻缘罢了,这上天亏欠娘娘那样多,总要给些什么来弥补一二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乐妃娘娘驾到!”

    乐知馨!

    林浅想到明幽若的话,忙不迭地迎了出去,见着那人带了一帮奴婢在后头跟前,簇拥着她进了飞泉苑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妹妹好雅兴!”乐知馨一脸冷凝。恍若冰霜,三两步走到了林浅跟前,狠狠地攥住了林浅夏禾,眉眼之间愈发阴森。“听闻妹妹今儿个倒是玲珑坊去了?”

    那玲珑坊也就是宫中绣坊,平常时候一些妃嫔也时常过去走动瞧瞧,选选花样子做衣裳用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今儿个闲来无事,往玲珑坊走了走,怎么?这事儿还有什么计较不成?”

    “计较!”乐知馨看着林浅如此坦然的模样,愈发有气。“本想着妹妹没有那样聪慧,只是现如今见着妹妹的种种表现,倒是我看错了妹妹了。妹妹分明就是个了不得的好人物啊,这样有心机,不论做什么,都是这样厉害!总能遇着皇上,呵,这可是后宫之人所不能及的!”

    原是为了这桩事情。

    林浅抬起头来,朝着那人觑了一眼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姐姐莫要误会了才是。说起来,我也不大愿意遇着皇上,我有些畏惧皇上龙威,总是躲着!”

    “躲着?”乐知馨哪里肯信、。“倒是不知妹妹可知晓这后宫之中有多少妃嫔?”

    “后宫佳丽三千,数不胜数!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没个数儿的,前朝在茗昌宫的女子还未死绝,现如今皇上的妃嫔,已经进去了三五个,这后宫宠爱,何其重要,若是叫我相信妹妹不在意这些,是万万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林浅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这乐知馨看她不爽,时时都想着找个由头,跟她千般万般闹了去,这会子,果然如此,得理不饶人,无理搅三分。

    “本宫见你这飞泉苑中也不知是有几多好东西,皇上还真是体恤妹妹啊!”

    林浅迎上前,朝着那人笑了笑,轻声道:“姐姐这话又是从何说起?这公里上下都知晓,皇上最是宠爱姐姐,姐姐的西宁殿,更是流光溢彩,乃是寻常人等所不能及的。难道说,这也不够么?”林浅坐在一边,轻咂了一口子茶水。

    这乐知馨,也不知是有多少个耳报神,消息竟是这样灵通,反倒是害苦了她了,当真是半点法子都无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家世显赫,又有一个好姐姐在宫中照拂,想要承欢,并非难事。只是前几日因着皇上独留妹妹在飞泉苑,反倒是去了我的西宁殿,这事儿叫宫人嚼了舌头,妹妹可莫要放在心上才是!”

    “自然,自然!”林浅本就是求之不得,朝着那人笑了笑。“那妹妹就祝姐姐扶摇直上,早日怀上龙子才是,免得日后叫人抢了先去,到底不好!”

    :“我这肚子,就算是再不济事,也比你来得好!”

    乐知馨冷哼一声,朝着林浅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宫最是受不住旁人使出来的狐媚子功夫,你可要小心些了。若是日后再被本宫知晓,你这样用手段争宠,小心本宫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这话说的好生奇怪啊!”林浅看着那人一脸倨傲的模样,愈发觉着有气。“你我位分一般无二,只是我年纪甚幼,才尊称你一声姐姐,难道说,一样的位分,还要受你挟制不成?倒也不知,这又是个什么道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她看着那人一脸坦然的模样,乐知馨气得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她连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走着瞧!

    林浅隐隐约约听着了这么三个字。

    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她本是没有半点争夺的心思,只是这人当真是蛮不讲理,叫人无法避讳了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云芹一脸惶恐。“招惹了乐妃娘娘,日后的日子,怕是不大好过了!”

    纵使是有明幽若帮衬一二,到底不能日日都在一处守着的。那乐知馨嚣张跋扈,最是霸道不过,也不知是害了多少嫔妃,想来也不在意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云芹越是想着,这心里就越是慌张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外头的小太监双安走了进来。“娘娘,明妃娘娘派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她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既然是姐姐派人来了,赶紧请进来吧!”

    那人不敢唐突,忙不迭地将一行人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打头的乃是明幽若跟前伺候的明歌,见着明颖儿,朝着她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明妃娘娘!”

    “免了吧!”明颖儿朝着明歌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姐姐今日叫你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一来是给娘娘送来了主子亲手做的花饼,二来是要给娘娘一个得力的人!”她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,只见得走出一个身材细长,面容俊俏的女子。

    生的十分乖巧,低垂着脑袋,嘴角噙笑。

    “奴婢扶苏,见过娘娘!娘娘万福!”

    扶苏?

    这名儿倒是十分讨巧。

    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姐姐有心了!”

    明歌笑了笑,回道:“娘娘,主子说了,这是主子的心腹之人,可以放心,现如今这飞泉苑中比不得往日太平,主子总是担心的狠了,有了扶苏照顾娘娘,主子到底是能宽慰一二!”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!”她应了一声,看着扶苏的模样,愈发觉着欢喜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奴婢先行告退了。玉坤宫中还有诸般冗杂之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