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第十五章     还未及笄

作者:青筦儿      字数:2748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02:46

    这后宫之中,也不知是有多少妃嫔,想要得到这人宠爱,无一不是用尽了手段。

    颜苏从未见过像是明颖儿这样不争不抢的人物。

    之前乃是害了疯病,只是这会子分明是痊愈了的,还是一般作为,叫人太过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侍寝?”颜苏一脸危险,“当真么?这宫里上上下下,若是谁没了朕的宠爱,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么?茗昌宫,你可是想住进去?”

    林浅哪里知道那茗昌宫是个什么地方,只是见着云芹双目圆睁,她也不难知晓,这茗昌宫到底是个什么好去处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就是冷宫了。

    先皇在位时候,那茗昌宫乃是当朝废后所住之地,而后废后逝世,那茗昌宫便再无妃嫔居住在此。

    “若是皇上因为这么一桩事情,就叫臣妾往茗昌宫去,只怕是会惹人非议,况且,臣妾还未及笄,当初进宫之时,不是说要等到及笄之后才侍寝的么?臣妾这会子也不过就是个奶娃娃罢了,皇上大人有大量,何必跟我这么一个奶娃娃计较?”

    奶娃娃?

    还未及笄?

    林浅也不过就是猜度几分,这才说出了这样的话来,连带着她自己都想不通,那人到底及笄与否,只是算起来,这位二小姐比明幽若年幼五岁有余,现如今明幽若也不过只有一十九岁,算起来也未曾及笄才是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那人登时就是一阵沉默,看着那人的眼神,带着一丝丝的冷凝。

    确实,这小妮子还未及笄,若非是被明常英死命把她塞到了后宫之中,现如今也不过就是那相府里头的小小姐。也亏得那明常英舍得,为了自己的目的,什么事儿都坐尽了的。

    “也罢了!”颜苏冷笑连连,“既然你如此不愿,朕必定也不会为难与你,只是朕这会子走了,你日后的日子,必定老大不好过了,难道说,就算是这样,你也要朕走?”

    “臣妾今日身子不爽,自然不能唐突了皇上,还请皇上移驾到别的姐姐那处!”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颜苏看着那人的眼神愈发阴冷。

    现如今倒是愈发看不出这么一个小妮子到底是意欲何为了。

    看着颜苏撩开袍子,径自去了,一脸怒气,她倒是愈发坦然了不少,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眉眼之间带着一丝丝的侥幸,这人向来霸道惯了,以为这天底下的女子,必定都是要依着他的,猛然间来了一个不依着他的人,就受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是为着什么?”云芹一脸无奈,又是十分惶恐。“这么一来,日后皇上若是都不来了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不来了就不来了,乐得自在!”林浅紧紧地握住了云芹的小手。“只是委屈了你了,还有飞泉苑的宫人,也因为我的缘故,吃苦受罪的!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倒是没什么,为的也是娘娘的前程,现如今娘娘乃是在妃位上头,就是因为从未侍寝,才叫各宫娘娘耻笑,都说是若是没有丞相爷的缘故,根本就是不能进宫的,今儿个皇上好容易有了让娘娘侍寝的意思,可是娘娘为何就不答应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本也就是实话!”林浅笑了笑。“若非是因为丞相爷,如何进得宫门?皇上心里对我,必定也有诸多非议,这会子直接叫他没了试探的念想,反倒是好些,能过几日清静日子,如何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哎!”云芹听了,当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云芹哪里知晓,这人这会子看的恁的明白真切,连带着这后宫的荣宠都不想着得到了。只怕是日后这日子是愈发难熬了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明颖儿从右相府里头带来的人,自然十分真心,只是这飞泉苑中的宫人,心里却又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。只怕是颇有怨言,日后伺候的也愈发不用心了。这飞泉苑虽然不是什么茗昌宫,却也是一般无二的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那乐知馨本是在西宁殿等候颜苏一同来用晚膳,听闻那人摆驾飞泉苑,登时就是一阵气恼,脸色青黑。

    胡苏跟红雪在一边看着,都不敢言语半分,生怕惹恼了这人,叫自身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胡苏思量半晌,走上前,朝着乐知馨福了福身子。“想来皇上也不过就是顺便过去瞧瞧罢了,必定没有几多深意,皇上这心里头,还是有主子的!”

    “哼!”乐知馨冷哼一声。“有我这个自然,只是本宫却也不愿叫其他人等分了原本属于我的宠爱,那么一个明颖儿,又算是个什么东西?原本已经有了一个明幽若与我分宠了。这会子倒好,又来了一个明颖儿,这又是个什么缘故?着实可笑。那小妮子到底有些什么名堂,若非如此,怎会有这样的好手段,能叫皇上往她的宫里去了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胡苏微微一愣,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主子若是这样想,岂不是叫自己吃苦受罪的么?”胡苏忙忙宽慰,“主子,纵使是皇上去了飞泉苑,这心里到底还是想着主子的!”

    “莫要胡诌!”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。:“若是心里有我,这会子应该也是往我这宫里来了才是,这会子还在飞泉苑中,怎能说是想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主子!”跟了乐知馨数年之久的太监福宁康忙不迭地打着帘子走了进来,朝着乐知馨行了一礼。“主子大喜,听飞泉苑那头的人说了,皇上怒气冲冲地从飞泉苑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“这会子皇上身在何处?”乐知馨挑了挑眉,心中暗喜。“咱们去迎迎皇上才是,这会子,咱们这宫里头的乌鸡汤刚巧好了,正等着皇上前来尝尝呢!”

    “皇上这会子在韵寕宫那头!”

    韵寕宫?

    那韵寕宫住着的乃是安云嫦,这人乃是朗州刺史安忠志之女,前几日才被赐为淑嫔,正是矜贵时候。乐知馨心里愈发着慌,莫要被那人抢占了先机才是。她慌慌张张穿过御花园,见着龙驾不远,故作姿态,带着宫人一路迤逦到了那人跟前。

    朝着颜苏行了一礼,一脸温婉。

    “这会子暑气未消,你怎的出来了?”颜苏朝着乐知馨笑了笑。一脸子的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“馨儿听闻御花园里头的杜鹃归跟荼蘼香梦开的正好,这才过来瞧瞧,未曾见着皇上,好生欢喜!”乐知馨紧紧地握住了那人大掌,笑脸盈盈。“只是见着皇上好似是不大高兴,也不知是什么缘故?若是臣妾能帮着皇上解忧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!”

    “不成!”他摇了摇头,“今儿个就往你的西宁殿去,也是一般无二!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极!”乐知馨难掩欢喜,凑上前,轻声道:“臣妾刚好准备好了乌鸡汤,给皇上补身子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了!”颜苏看着乐知馨这么一脸讨好的样子,倒也十分受用。

    这乐知馨到底比明颖儿那么一个刺猬好多了。纵使是那人头脑清明了几分,到底还是不通人情世故,叫人同她多说几句话来,就觉着十分烦闷,这会子也就更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乐知馨刚好叫他怒火全消。一时之间,倒也多了几分真心欢喜。

    乐知馨见这人同往日大为不同,只以为是自己做的极好,叫这人生了真情,更是欢天喜地一阵。

    玉坤宫那头,原本明幽若听闻颜苏往飞泉苑去了,还说叫明颖儿侍寝,正是高兴。毕竟在这深宫之中,这颜苏就是他们唯一的指望了。有了这人的宠爱,日后的日子,到底能好过几分,未曾想着,那颜苏不过就在飞泉苑待了一炷香的功夫,就匆匆忙忙出了门子,往西宁殿去了。她越是想着,这心里就越是焦灼。

    明歌见着,凑上前,轻声道:“主子莫要忧心,想来明妃娘娘还不知道皇上的脾性,这才叫皇上走了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最担心不过的了!”她苦笑连连。“那丫头纵使是好了些,到底也跟寻常人等不同,若是惹恼了皇上,可不是闹着玩儿的!”

    明幽若想着的乃是丞相府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后宫跟外廷本就息息相关,这会子是又添了一层愁闷。只盼着那人未曾动气,免得带累右相府遭殃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