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第十三章     一生护佑

作者:青筦儿      字数:2654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02:45

    这明府上下,从没有半个痴儿。

    明常英只想着这必定就是报应了,能叫他有明颖儿那么一个痴傻女儿,好不磨人,越是想着,这心里就越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若是颖儿同你一般无二,倒也是好的,偏得不是!”

    “爹爹,颖儿本就不该进宫,这会子也跟着在宫里吃苦受罪的!”

    “明家的女儿,难道说,还有什么支撑不住的不成?明家的指望,也就在你身上了,幽若,趁着皇上对你还有几分欢喜,莫要忘了自身使命才是!”

    明幽若微微颔首,一脸虔诚,等送走了明常英,她只觉着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许多事儿,本就不愿意去做的,可是现如今,还要耐着性子,听这人说话。着实难为人。

    明常英,她的好爹爹。

    明幽若坐在一边,闭目眼神,心里实细细思量着诸多过往,愈发觉着精疲力竭,帮着明家,自然是应分,只是日日如此这般,心里也着实难熬的狠了。她不像是明颖儿,好歹也自由了数年之久,她从未有过如此安稳时候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“主子!”明歌小跑着进来。“皇上今儿个到咱们这头来歇着,皇上跟前的公公,方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明幽若应了一声。慵懒而起,朝着明歌看了一眼,轻声道:“往飞泉苑走一遭,送些矜贵的脂粉首饰去,皇上从未留宿飞泉苑,那丫头的日子,必定不大好过,以前那人乃是不知事的,这会子知道了这些事宜,总不能叫她委屈了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明歌应了一声,走上前,眉眼带笑。“二小姐有主子这样的姊妹,到底欢喜,若是一般人,哪里有这样好?”

    “莫要胡说!”明幽若摇了摇头。她倒也不觉着自己有些什么好处,只是想着好生护佑自家妹子,这都成了原本的寻常之事了。

    龙泉殿。

    颜兰坐在一边,一脸放旷的笑。见那人穿着一身白色暗花纹的长袍,手中拿着一把折扇,上头画着的乃是江南山水图,如此看去,愈发显得这人卓然于世。他猛然间站了起来,朝着一边正在批改奏折的颜苏走了三两步,笑脸盈盈。

    “听闻那明常英今儿个一早就匆匆忙忙进宫来了,也不知是什么缘故。真是可惜了,像是明幽若那样的女子,若是生在寻常人家,定然要比现在要好的多了,骗得不是,到底叫人带着几分怜惜的心思。依着臣弟的意思,与其是生的像是明幽若那般聪明灵巧,倒是不如跟明颖儿那样十分蠢笨!哦,现如今倒是也不尽然了。奇怪的很!“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颜苏朝着颜兰觑了一眼。“奇怪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明颖儿若是装着蠢笨,这会子;露出马脚又是为着什么?说起来就好像是无心之失,只是臣弟以为,当初能瞒过皇兄这些时日,已经足够不简单了。是以觉着奇怪!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你觉着怪异,连带着朕也是这样想的,不论如何,事已至此,等到日后,再来看看,她到底是为着什么,哼,明幽若步步为营,只当是朕一无所知,她又是如此护佑着自己的这个亲妹妹,若是明颖儿殁了,日后只怕是忧思伤身,带累了明幽若也就这么亡了!”

    “难道皇兄有此意?”颜兰哈哈大笑。“说起来,他们姊妹二人乃是咱们皇家数一数二的美人坯子,那明常英身无长物,只是这生孩儿的好本事,倒是叫天下人十分艳羡,生出来的两个女儿都是这样貌美,姿容绝世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颜苏冷哼一声。“君禾那头可有什么消息么?”  

    “未曾,只是听闻君禾是准备回京的,许久未归,倒是不知那人变成了何种模样,若是还跟往日一般,倒也好笑!”

    “君禾!”他笑了笑。“皇城也没有多少好处,自然是留不住她的!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对于君禾来说,这皇城最大的好处也就是皇兄了。难道说,皇兄在皇城,那人还能不来不成?皇兄未免也太轻视自己了!”

    颜苏摆了摆手。想着免除赋税一事,难以施行,心里愈发难熬。

    因着那明常英的爪牙遍布深广,乐知桦也不过就是面上应允,这心里也存着别样的心思,一来二去,也不知是有多难为人,他固然是有千般万般计较,也是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好在有颜兰护佑左右,倒也容易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些地方官员,官官相护,朕总有一天要将他们连根拔起,颜兰,这几日你将你那几个兄弟都召回凤京来。朕自有计较!”

    颜兰一听,笑意渐浓,一脸狡黠。

    “皇兄向来觉着他们几人十分烦闷,这会子倒是变了,果然啊,依着他们的说法,咱们大宇,总归还是用得着他们的!”

    颜苏看着颜兰这般模样,朝着那人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大宇的皇室中人,说出来的话,日日都欠考量,好生难为人!”

    颜兰嘿嘿一笑,笑道:“皇兄,有些话固然是有些不中听,可是总比乐知桦同明常英他们二人的砒霜蜜语要好的多了,至少不伤害国之根本。这一回,皇兄伤了他们二人的诸般切身利益,这事儿自然难能!”

    明常英倒也罢了,只是那乐知桦,阴森森,深不可测,不论做什么,都是同旁人一般无二。他们纵使是有心做些什么来,也好似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,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好在乐知桦对乐知馨十分宠爱,也算是一门软肋。

    “皇兄,话说回来了,这事儿还要皇兄好生计较才是,总不能叫人当真算计了去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颜苏自然知晓那人真心,愈发觉着心里难熬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他微微颔首,“你暗中继续搜查,他们二人也不知是有几多党羽,等到日后时机成熟,朕必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颜兰应了一声,又说了一会子话,这才走出了龙泉殿。

    想到那飞泉苑中的明颖儿,他唇角微勾,转过身子,又往飞泉苑那头去了。

    那林浅,本就十分惫懒,加上见着了明幽若,感慨颇深,只顾着看着那些古籍,也不出门做耍子。

    看着那人如此寂静,倒是叫云芹十分心焦,在这个角度,只能看着那人乌云堆鬟,垂在脖颈上头,露出一截子雪白的脖颈,映着跌进来的天光,愈发显得晶莹剔透,好不动人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西芹走到一边。“娘娘怎么不在院子里头透透气儿?这样日日都在屋里头闷着,莫要闷坏了才是!以前娘娘不是喜欢在院子里头做耍子的么?”

    “惫懒,惫懒的很,我这样坐着就好,没什么的!”

    正自说着,就听着院子里头一阵喧嚷。

    明颖儿还以为又是那乐知馨前来闹事,眉头紧蹙,没好气地推门而出,当见着是颜兰,登时就是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若是颜苏,还能同那人装傻充愣,只是当初她跟颜兰,还抢过书,闹过脾气,斗过嘴,如何装模作样?

    “兰公子今日如何来了?”

    这颜苏对颜兰十分信任,是以能叫他自由出入内廷。这各宫各院,这人也都是能进去瞧瞧看看的,好不自由的狠了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你倒是认得我了!”颜兰冷笑连连。“怎么不继续装傻充愣了?倒是叫我有些不大习惯了!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兰公子在说什么,只是我这飞泉苑中,到底不能叫兰公子久留,还请兰公子这会子就去了才好!”

    “呵!”颜兰听了如此凌厉的话,愈发觉着好笑。“当初倒是不知,你还有这样的好本事哩,叫我倒是长见识了。了不得,了不得,倒是不知这样的话,皇兄有没有听过一二?若是叫皇兄听着了,你的日子,怕是不大好过了吧?”

    明颖儿倒也不怕,朝着那人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话未免可笑,当初我也说了的,这人痴傻,总不至于注定要痴傻一辈子,我好了就是好了,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成?”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