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妃常有毒:皇上别跑再玩玩儿

第十二章     我们姊妹

作者:青筦儿      字数:2711

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5:57

    明幽若所说的不是什么难事,若是到了别的娘娘跟前,却是千般万般难能。

    果然,这真心跟假意,到底不同。

    有个姊妹,到底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关怀。”

    “颖儿,你变了许多。”明幽若一脸讶异的看着明颖儿,“以前你哪里会说这样的话?有时候情况好些,倒也能说上三两句好听的话来叫我跟娘高兴,但从未说过这样的话,我们的颖儿,到底是变了的,这样也好,日后知晓护佑自己,我好歹也能放心一二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林浅愈发愧疚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占了别人的好处,也占了别人的宠爱。

    她最是卑贱不过的身份,这会子却是如此矜贵。她双眼发直,呆呆愣愣站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姐姐对颖儿这样好,颖儿的心里,到底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她拍了拍明颖儿的小手。“我一直怕的都是你受委屈,现在见着你这副模样,我倒是放心了些,听姐姐的不错,莫要招惹乐知馨。”

    “颖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想到乐知馨的嚣张跋扈,再看看明幽若的温婉动人,也不知那颜苏到底是怎么想的,竟然叫他们二人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男子,必定会专宠明幽若的,当真是应了那些人的说法,他也不过就是为着安抚乐知桦罢了。这称王称帝的人,到底是有些不大痛快的,不能主动选择自己的爱人,到底难为人。

    她坐在一边,眉眼低垂,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沉沉死气。

    这会子正是盛夏,看着外头骄阳似火,蝉声此起彼伏。明幽若娴静雅致,坐在一边,轻咂茶水,端的叫人愈发欢喜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那明常英为何会如此欢喜明幽若了。单凭着这么一张脸,就能叫人动心不已。皇室无情,也亏得那明常英舍得。果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毒角色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明歌忙不迭地走了进来,朝着二人福了福身子。“丞相爷往玉坤宫去了。这会子还在等着呢,方才跟前的小厮的跑容允宫来找主子哩,想来是有什么急事。”

    明幽若一听,眉头微蹙,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又转过身子,看了一眼明颖儿,轻声道:“我过几日再来看你,你现如今好了许多,也莫要整日介都在容允宫里头待着了,往玉坤宫走动走动,我们姊妹说说话也是好的。进宫之时,娘也说了的,你这样糊涂,只怕被人害了性命,若是被娘知晓,你全都好了,娘必定也是十分欢喜。”

    林浅没再多话,看着明幽若玉足小巧,慢慢悠悠出了容允宫。

    在宫里的女子,大抵都有百般心思,为的要么是前朝政权,要么为的是家族兴盛。倒是不知那明幽若到底是为着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人对当朝皇帝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感情,一切都像是个谜团。她忍住了自己的心思,也不想多问,只是在一边站着。韵融看着那人,赶忙迎了上去,轻声道:“娘娘,歇着吧?宁妃娘娘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林浅微微颔首,走进里间,看着方才明幽若吃的那杯茶水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好女子,温柔和顺,恭检贤良,挑不出半点错处。只是那颜苏,乃是九五之尊,到底是有些本事的,那明常英跟乐知桦功高盖主,家里又有入宫如妃的亲人,许是被人弹劾了数次,偏得那颜苏这会子还要依仗着他们的势力,这才忍耐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真是难得、

    “姐姐在宫中十分受宠?”

    韵融听了,讪讪一笑,微微颔首,“这宫里上下都是知道的,只有宁妃娘娘跟乐妃娘娘最是得宠,皇上对他们二人,一直都是十分宠爱,荣宠不衰,有些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浅微微颔首。果然。

    她隐隐约约倒是知晓那人的心思了。只是可怜了明幽若,那是何等子的好人物,若是因为政权纷争,反倒是没了性命,倒是可惜的狠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皇上一直如此,倒是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后宫里头的事儿,谁能说得准儿呢?听着那些人说,皇上对宁妃娘娘比对乐妃娘娘要好上一些,只是到底如何,还是要看皇上自己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韵融见惯了这些东西,这会子更是健谈的很。

    林浅微微颔首,并不应声。

    “韵融你原本叫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娘不记得了么?韵融本是韵融,娘娘觉着不好记,就改了韵融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韵融好听几分。”林浅笑了笑。“日后还叫你韵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都依着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那一头,明幽若刚到玉坤宫,就见着那么一个明常英,坐在一边,眉头紧蹙,这会子正自焦灼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明幽若赶忙走上前,朝着自家爹爹笑了笑。“爹爹今日怎的得空儿来了?怎的不派个人来传信,不也是一般无二的么?”

    “岂能一样?”他苦笑连连,愈发觉着难为。“你在宫里,可听到皇上说了赋税之事?”

    果然是为了这事儿来了。

    明幽若微微颔首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倒是知道了。只是爹爹,这一次,可否依着皇上?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明常英一脸正色,“别的事儿倒也罢了,这样的事儿,可不是什么儿戏,难道你当真要看着爹爹就这么一败涂地不成?这少了赋税,咱们右相府中也不知是有多少狼狈之处,你哪里能这样不为着咱们着想?”

    明幽若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“爹爹,这一回乃是皇上下定了决心的,哪里有什么法子?前几日皇上还跟幽若说起,说是要让幽若帮着说服爹爹哩,这会子爹爹又来了,真是叫女儿为难的很。只是为着日后着想,还是要慢慢儿来才是,免得叫那人看出端倪,愈发没了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明常英一听这话,登时就是一阵气恼。“看出端倪?你当真以为那人是傻子不成?这事儿,他必定早就知道了的。你来劝我就这么算了?不,这事儿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明幽若愈发觉着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儿本就跟她没有多少牵扯,反倒是变得愈发叫她无奈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,这事儿也不是我能做主的,我也没法儿叫皇上收回成命,这几日皇上都留宿西宁宫中,若是这会子我再说些什么来,只怕愈发糟了。”

    明常英一听这话,登时就是一阵气恼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皇上对你十分宠爱?”

    明幽若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这宠爱的东西,最是不可信的了。这么一个人,本也是知道的,这会子反倒是被自己给气着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难道忘了么?皇上给幽若的宠爱,全都是因为爹爹的缘故,若是跟爹爹闹得不好,日后对幽若也是一般般,不会有多少好处的,爹爹,这事儿还是莫要指望幽若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幽若,不论如何,现如今爹爹也就只能指望着你了。无论如何,你都要好生算计,若是有些什么转机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,若是没有,这事儿也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明幽若微微颔首,紧紧地攥住了自家爹爹的大掌,接着说道:“爹爹还请放心,幽若必定不会辜负爹爹的期望,若是有些什么转机,必定也会依着爹爹的意思来,只是爹爹莫要太过指望幽若了,这事儿乃是皇上自己做了决定了。跟旁人可是没有半点干系的。爹爹,这事儿莫要叫皇上为难了才是,免得日后被皇上嫌恶,那时候可就不得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明常英本是十分愤恨,这会子听了这话,倒是缓和了许多。到底是明幽若识大体,知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若是依着他的意思,也不知是能做出点什么来。他长叹了一口子浊气,又好似是想到了什么来,朝着明幽若问道:“听闻颖儿那丫头好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过了,未曾。”明幽若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这右相府中,从不养无用之人,她被培养成了这副模样,断然不会再叫明颖儿吃苦受罪。“谣言罢了,哪里有半点区别,还是以往的颖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明常英一听这话,登时就是一阵失望。“我就知道,哪里有这样好,全好了呢。”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