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时辰玻璃鞋

十二时辰玻璃鞋

第一章

作者:卡儿、梦云等      字数:5230

发布时间:2019-04-24 11:18

好不容易又捱过一天,花水艳拖着一身疲惫驾着车回到了家门口,坐在车里望着紧闭的大门,她不禁摇头轻叹,唇边扬起一抹淡而飘忽的笑。
许多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,身边早已有了护花使者,不但如此有时当她听到朋友们互相讨论着她们身边的男人时,那些姊妹淘大胆的言论常会令她芳心悸悸、赧然不已,有时她也会羡慕这些朋友,为什么她们的身边总是不乏男人追求?而她却始终形单影只……
她常常在想,她的白马王子到底在何处?
有一回朋友们建议她不妨到“爱情大饭店”住一晚,既然饭店名为“爱情”或许可以从这里沾点喜气。
在慰情胜无之下,花水艳狠下心住进了那一晚就能耗去她泰半积蓄的爱情大饭店,如今半年都过去了……
爱情?
非但一点边儿都没沾到,那一笔花费更让她痛上了大半年!
花水艳每天还是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,上班、下班、回家睡觉,有时想想该不会是月下老人忘了帮她和王子系上红线了吧?
要真是这样……
认命喽!
回到家里,花水艳将整个身子沉沉埋进沙发里,寂寞、空虚顿时涌上心头,眼睛瞟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,相信此时姊妹们的身边都有男友相伴,这些所谓的姊妹淘也不可能因为她的寂寞、空虚而舍下身边的男伴跑来陪她,毕竟爱情对她们来说总是比友情重要的。
所以她也只能独自去面对这满屋子的空虚、寂寞……
电话铃声突然大作,吓得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她惊愕地盯着电话,通常在这时段里不可能会有人记起寂寞的她。
她狐疑地走到电话旁,“喂,哪位?”
“对不起,请问花水艳小姐在家吗?”这声音甜美好听,口气也十分有礼。
找她?
但是花水艳能确定,在她的朋友里没有谁的声音能像这女子般的甜美。
“我就是。”她低着声音,小心应对。
“太好了,花小姐,我是爱情大饭店的代表……”
不等对方说完,花水艳脸上顿时浮现一阵惶恐。
“爱情大饭店?喂!小姐,你有没有搞错,就算我房间结错了帐,那也是半年前的事啊!你们怎么会在这时候打电话给我?”
乍闻“爱情大饭店”五个字,不禁让她的心再次绞痛、淌血。
“花小姐,你误会了。”对方轻轻一笑,“我们饭店最近要举办一项‘预言活动’,花小姐雀屏中选,我们饭店想请问你是否愿意参加这一项活动?”
“预言活动?”花水艳仍然不太明白。
“是这样的,我们饭店为了感谢大家对爱情大饭店的爱护,特地自曾住宿过本饭店的女客人名单中抽出十二位,并邀请享誉国际的预言大师金未来先生,为十二位小姐预言,花小姐你就是这十二位幸运儿之一,但不知……”对方顿了一下,“花小姐是否愿意配合?”
“金未来!”花水艳不由得惊呼出声。
开什么玩笑!
如果金未来真的要为她预言,而且是预言未来的另一半,这样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,她才不会笨到将机会拱手让人呢!
“好,我愿意配合。”花水艳迫不及待地答应。
“太好了,为了答谢十二位小姐的配合,我们饭店还特地为你们每个人订制了一双举世罕见的玻璃鞋……”
“玻璃鞋?”震惊的花水艳猛然睁大双眼,那她不就成了童话中的灰姑娘了?
“是的,一双宛如水晶般剔透的玻璃鞋,不仅赏心悦目可供欣赏,而且还是依你的脚所订制而成的,所以也可以穿在脚上。”对方不疾不徐地说出。
“玻……璃……鞋……”
此刻,花水艳整个思绪都已忘情地飘游在灰姑娘的童话世界里,幻想着自己是那穿着玻璃鞋的仙度瑞拉,有华丽的南瓜马车、有让人心想事成的仙女,最重要的是那一位英俊潇洒的王子……
“花小姐、花小姐,你还在听电话吗?”对方急急呼唤。
花水艳霎时从幻想中回神,“哦、哦,我还在听。”
“既然花小姐肯应邀出席这一次的活动,我们就约一个时间请你再来一趟,让制作玻璃鞋的师傅为你量脚打造一双专属于你的玻璃鞋,也预祝你和灰姑娘一样,找到自己的王子。”对方语气婉转温和。
“好的,我一定会挑一个时间前往爱情大饭店量脚做鞋。”花水艳喜不自胜地说着。
“我们一定会恭迎你的到来,再见。”对方说出这句客套话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花水艳挂上话筒,忍不住大大地吸了口气。
这是真的吗?有著名的金未来大师为她预言未来的另一半,还有和仙度瑞拉一样的玻璃鞋……这一切对她来说太不真实了。
她狐疑地伸手捏捏自己的脸颊,“哇,会痛……”花水艳尖叫一声。
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她在作梦……
花水艳此刻已兴奋地几近疯狂,她开心地在屋里蹦蹦跳跳地狂笑、狂叫:“是真的!是真的!”
在天母的高级别墅……
官伯彦一如往昔神采奕奕地步下楼,俯视着正坐在花园中用餐的官恺忆。
他这个妹妹从懂事以来就不改一边用餐、一边看报的习惯。官伯彦的唇边掀起一抹讪笑,他走到官恺忆的身边俯下头亲吻着她的粉颊,“小妹,当心消化不良。”
官恺忆将报纸略偏嗤哼一声,不服气的眸子瞅着官伯彦,“你只不过比我早三分钟出生,少对我倚老卖老。”
官伯彦扬声大笑,“三分钟?就算只早你三秒,我也注定是你的哥哥。”
“是,对。”莫可奈何的官恺忆将报纸往桌上一搁。
官伯彦故作优雅地端起面前的那杯果汁,“别以为做‘老大’就样样吃香!像你吧,做我官伯彦的妹妹,别说吃香喝辣,只要你开口,你想要的东西哪一样我没帮你得到手?”他端起手中的杯子往嘴里一送。
闻言,官恺忆想了想,“你说得也没错,像你这般高大的体格不做哥哥多可惜,如果我比你早出生三分钟,今天换成我是你的姐姐……”官恺忆双眼一溜转,突然打了一个寒颤,“还是别……光是想就觉得恐怖,我还是宁愿当你的妹妹,至少天塌下来也压不着我。”
官伯彦瞅着她逗趣的表情,一时忍不住噗哧一声,口中的果汁便喷了出来,他忍不住哈哈大笑,连忙抓起餐巾擦拭着喷出来的果汁,“你别一大清早就逗我笑。”
官恺忆并不觉得哪里好笑,她努起小嘴瞅着官伯彦,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接着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,“官先生,请注意一下你的风度。”
官伯彦执起餐巾,一边擦拭着嘴角的果汁残渍,一边快速地审视着身上的西装,“行了,今天你有什么节目?”
“节目?哇哈……哼!”官恺忆刻意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,“你是良心发现还是虚情假意随口问问,你也不想想,在您官伯彦手下工作的员工有谁敢放松偷懒,其中也包括了我……你的妹妹,还是‘同一家工厂制造’只差三分钟‘出厂’的妹妹官恺忆在内。”
官恺忆惹人发噱的逗趣表情再度令官伯彦忍不住地哈哈大笑,“只为了标榜你的辛劳,不用兜这么大的圈子吧?”
“标榜!?”官恺忆再一次嘶声尖叫,“我才不是标榜呢!而是事实就是如此。”她厉声抗议着。
官伯彦连忙陪笑,“好!好!你说的全是事实,在我手底下工作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可以博得官伯彦的同情,令官恺忆心头暗喜,她立即恢复原有的俏皮,推开椅子一个跨步来到官伯彦的身边撒娇:“你明白了我的辛苦,是不是该给我一个爱的奖励……”她瞧着官伯彦,端详他脸上的变化。
官伯彦心里有数地微微一笑,“说吧,这回你又看上了什么?”
眼见自己的诡计得逞,官恺忆笑逐颜开地搂住他的脖颈,亲吻他的脸颊,“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。”
官伯彦莫可奈何地拨开官恺忆的手,“行了,别灌迷汤了,快说吧,我可是没多少时间跟你玩猜谜游戏,你也知道今天公司会有贵宾莅临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官恺忆露出一抹娇俏的微笑,顺手翻开报纸,纤纤玉指往报纸上一点,“我要这个。”
“什么东西?”官伯彦的眼睛瞄向官恺忆所指的一则报导,嘴里喃喃念着其中的内容:“爱情大饭店即将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预言活动,并为十二位雀屏中选的佳丽,个别订制一双举世罕见的玻璃鞋……”
“对!我也想要一双玻璃鞋。”官恺忆立即插话,兴奋地大叫。
官伯彦错愕地瞅着她,“你也想要一双玻璃鞋?”
“对!我也想要一双玻璃鞋。”官恺忆喜孜孜地说着。
“好啊,只要你能打听得出来,那几双玻璃鞋是哪一位师傅做的,你也去订做一双,钱嘛,我付!”官伯彦爽快地应允了她。
官恺忆突地叹了口气,双肩失望地一垂,“我早打听过了,爱情饭店不肯道出这名师傅是谁,再说对方也言明只愿帮爱情饭店订制这十二双,不再接受其他的订单。”
“既然如此,你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了,不是我不买给你唷,是我无处可买。”官伯彦耸了耸肩。
“哥……”官恺忆睁大了一双美眸直盯着官伯彦。
官伯彦忙不迭地举起双手故作投降状,“别!别!你只要喊我一声‘哥’就准没好事。”
“哥……”官恺忆再度施展她的嗲功,“别这么不近人情嘛,我都喊你一声哥哥了,你就不疼疼我这个妹妹吗?”
官伯彦百般无奈地呻吟了一声,“不是我不疼你,这分明是强人所难嘛,就算是总统也有他做不到的事吧?”
官恺忆再度搂住他,“你虽然不是台湾的总统,但是我相信总统办不到的事,你未必会办不到,再说只要你肯亲自出马,我相信这件事绝对难不倒你。”
官伯彦微偏着头斜睨着她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“你可以出高价去买,我相信那些拥有玻璃鞋的女孩一定会愿意割爱的。”官恺忆得意洋洋地说着。
官伯彦瞧着古灵精怪的官恺忆,“你既然能想到这个办法,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做,硬是要将这档事推到我身上?”
“因为你长得帅,拥有玻璃鞋的又是一群女人,只要你肯出马,相信在你的魅力之下她们一定会愿意将玻璃鞋卖给我们,所以……”她眨了眨漂亮的大眼,好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官伯彦冷漠的眼神掠过了她,“真谢谢你的抬举,但是我可没有那种闲时间帮你去‘骗’一双与我无关的玻璃鞋。”猛然起身,他轻轻地拍了拍身上的外套,“别闹了,我都说了,今天公司有贵宾要来。”他催促着她快去上班。
见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自己的要求,官恺忆满怀不悦地站直了身子,“顽固、不通情理,还说疼我……”
“你说够了吗?”官伯彦敛起唇边的笑意,严厉的目光扫过官恺忆的娇容。
官恺忆惊见他那双幽黑的眸子突然迸出的火焰,只好心不甘、情不愿地说着:“好嘛,好嘛,说得好好的,说翻脸就翻脸。”
闻言,官伯彦白了她一眼,见着他凌厉的眼神,官恺忆立即惊慌地推开椅子,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餐桌。官伯彦见她仓皇逃开的模样,忍不住握着拳头抵在唇边偷笑,他这个妹子就是这样,疼她可以,但是绝对不能任由她爬到自己头上来。
但是刚才官恺忆所提到的玻璃鞋,又一次地引起他的注意,他的眼神瞟至报纸最顶端所印制的日期,这一刻他不得不露出一记无奈的微笑……
难怪恺忆会说她已经询问过爱情饭店了,原来这是几天前的报纸,看来她注意玻璃鞋已经很久了。
打从官伯彦拒绝官恺忆的要求之后,她的脸上便失去平日可人的笑容,她始终紧抿双唇,甚至连远到而来的贵宾,她都冷然相对,面对官恺忆的任性,官伯彦纵使心里有气,但是他还是按捺下来了。
“恺忆,贵宾们今天所住的饭店,你都安排妥当了吗?”他松一松颈间的领带。
“你不会去问你的秘书喔?我是公司的总经理又不是你的小跟班,为什么大小杂事都要问我。”官恺忆斜睨着他。
听着她的冷言冷语,官伯彦强忍着怒火,凌厉的目光扫过官恺忆,“你打算要跟我闹多久?”一脸冷酷的他彷佛在下着最后通牒。
她从官伯彦的眉眼中察觉出他高张的怒气,自知不能再继续与他争斗的官恺忆突然感到一阵委屈,她的肩膀不自觉地抽搐一下,剎那间官恺忆居然像个小孩般抽泣起来,“你根本不懂一个女孩的心愿,哪个女孩不渴望有一天能像童话中的仙度瑞拉一样找到幸福!”说完她恨恨地夺门而出。
官伯彦错愕地看着她掩面离去的背影,耳里还回荡着那教人心疼的抽泣声……
其实恺忆所要求的只不过是一双透明的玻璃鞋,只因为自己没答应要帮她取得一双玻璃鞋,就会令恺忆如此伤心?
他真想不透为什么女孩总是在追求着一些梦幻、遥不可及的事情。童话故事的结局总是那一句“公主、王子从此过着幸福、快乐的日子”,但是他们真能一辈子过着幸福、快乐的日子吗?
算了,现在暂且不管童话故事的结局如何,他得尽快安排好贵宾今晚所住的饭店才是。
官伯彦又气又恼地按下对讲机,“许秘书,尽快安排贵宾们今晚要住宿的饭店。”
“是!总裁。”许秘书连忙应诺。
官伯彦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,不禁暗暗思忖……
他虽然只比恺忆早了三分钟来到人世,但是他总觉得恺忆是个被人宠坏的女孩,她仍然无法跳脱幼稚的思想,尽管她已拥有了众人的宠爱,但是她依然有着无法满足的幻想,恺忆从小就期盼着哪一天她的王子会骑着白马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白马?
王子?
天啊!天下虽大但又能有几位王子?
再说,这年头哪还有总是骑着白马的王子!
“总裁。”许秘书的声音从对讲机里窜出。
“什么事?”官伯彦迅速地从纷乱的情绪中回神。
“目前爱情大饭店还有几间顶级套房,不知总裁意下如何?而且今晚爱情大饭店还有一场别出心裁的预言活动。”许秘书温柔地征询官伯彦的意见。
“有活动?这会不会影响了贵宾们的休息?”官伯彦慎重地考虑着。
“或许可以当成是一场调剂身心的娱乐活动。”许秘书笑吟吟地回答。
官伯彦顿了一下,“好吧,也许你说得对,可以调剂一下疲惫的身心,就订爱情大饭店吧。”
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许秘书快速地响应。
官伯彦不由得一笑……
没想到今早拒绝恺忆去爱情大饭店,然而他这会儿不走一趟都不成了,这下他倒要看看恺忆一心想要的玻璃鞋,到底是一双什么样的鞋子,它有着怎样的魔力,居然能如此吸引着恺忆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