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门嫡女

相门嫡女

第五十六章 登门求辱

作者:暖香      字数:2005

发布时间:2019-05-16 22:06

    封念软紧随其后,不等主人家的邀请便进了屋子里,睥睨一切的骄傲神情,视上官暖为无物。

    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,看上去叫人无端的觉得恶心透了。

    太阳升的老高,竟然还在睡觉,活脱脱一个混吃等死的货色。

    封念软腹讥道,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,右手摸上了左手腕儿上佩戴的一枚通体碧绿的手镯,有意无意的将它显摆在人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封念软她们来了!”翠玉说道,手掌带了点儿力道,推了上官暖一把。

    “姐姐在午睡吗?妹妹此番前来,会不会太过打扰?”

    封念软凑上前,一副感情很好的做作模样,将姿态拿捏的很是到位。

    “翠玉,看茶!”

    闻言,上官暖这才看向来人,沉稳的嗓音吩咐道。

    翠玉撇了撇嘴,不甘心的沏茶去了。

    “承蒙七皇子妃驾临我这小小的暖香阁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七皇子枫锦澄撞破封念软对别的男子大献殷勤的事情,就刚好发生在昨天,今日,上官暖却旧事重提,明摆着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殊不知,封念软以三寸不烂之舌,早已经将枫锦澄哄的服服帖帖,再无怨言,此刻,上官暖的话味,听到了封念软耳朵里完全变了个味道。

    这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上官暖嫉妒她封念软出身小门小户却嫁的好,正在拈酸吃醋。

    拍了拍桌子上的尘土,封念软拧着秀眉坐下来,低头抚着手腕上的碧玉手镯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哪里见外的话,难道没事儿就不能前来叨扰姐姐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七皇子妃无事不登三宝殿!”

    “纵使是皇上,身份再如何高贵,也总有自己的家人要陪伴不是?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上官暖嗤笑出声,家人吗?脸可真大!

    这还没有嫁入七皇子府邸,入了宗谱,就已经摆足了七皇子妃的谱儿来。

    记忆中,前一世的封念软不是这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儿啊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怎的这么沉不住气?

    翠玉端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水过来,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封小姐,请喝茶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翠玉一双眼睛看着房梁,就是不看向封念软一眼。

    上官暖知道翠玉不喜欢封念软,也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前世的仇人委屈身边人,那可真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封念软心底恨透了上官暖,误以为是上官暖授意,她身边的婢女才敢如此。

    殊不知,翠玉心底的恨意积蓄已久,随时随地爆发罢了。

    封念软死皮赖脸的住在宰相府,日日纠缠小姐,今日居然戴着一个破手镯上门,几次三番提到小姐的终生大事,不是炫耀又是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儿,翠玉再也看不下去封念软伪装着的虚假嘴脸。

    “小姐,前日老爷送过来的那条摇尾乞怜,死皮赖脸赖在宰相府里的哈巴狗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哈巴狗?

    上官暖心中偷笑,用哈巴狗形容封念软,真是妥帖极了,她们二者之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上官暖略微责备的目光瞥了翠玉一眼,示意她收敛,嘴上却从心的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许是去哪儿玩耍去了吧!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在此的,现下流行表小姐一来,狗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翠玉趴在桌子底下,小声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言,封念软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。

    上官暖见好就收,桌子底下的腿轻轻的踢了翠玉的小腿肚子,嘴上却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口无遮拦的丫头,你这一番话,让我表妹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她有意还是无意,偏偏还是将努力置身事外,强撑着笑容的封念软给扯了进来。

    封念软修长的五指握着白玉茶杯紧紧用力,指关节都泛了白色,唇角生冷的抿着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翠玉从地上爬起来,对着封念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小姐明鉴,奴婢只是在说那条卑贱的哈巴狗,万万没有诬蔑表小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封念软而今是七皇子未过门的皇子妃,她惹了不要紧,翠玉一个婢女却遭受不住。

    在封念软动怒之前,上官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“去小厨房看看,血燕窝好了没,抓紧的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翠玉也知事情快要闹大了,随口答应下来后,立马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故意的,绝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封念软一口银牙险些咬碎,掩在袖中葱茏的十指狠狠的搅动着,恨不能撕下上官暖的伪装。

    只是翠玉眼已走,旧事重提显得她太过于小气。

    上官暖这个贱人居然躺在贵妃椅上,若无其事的充当个没事人,手中捧着书本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,封念软按耐住心头的怒意,重新换上了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翠玉说起哈巴狗,妹妹突然想到进门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猫儿,不知是不是姐姐的?”

    合上手中的书本,上官暖转眸看过来,红唇掀动,不以为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阿狸吗?”

    封念软默念了一遍名字:“那只小猫儿居然叫阿狸?”

    封念软脸上的欣喜挡不住,骨碌碌转动的双眼灵动中透出几分算计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个好听的名字,妹妹从未见过如此可爱的猫儿,不知姐姐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上官暖不假思索的拒绝了封念软无礼的请求。

    撇开这三年以来和阿狸相处出来的感情不谈,自她重生以来,封念软便别想在她这儿讨到一针一线去。

    封念软微愣了愣,赔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姐姐,妹妹我还没说问你讨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能!”上官暖目光坚定,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别人的东西永远都是好的,这封念软是拿了别人的东西拿上瘾了吗?

    这一世,她不仅不会让封念软夺走任何属于她的东西,还要封念软将欠她的全部还回来。

    澄澈明媚的瞳孔中折射出封念软惊恐扭曲的五官,上官暖冷着脸,不苟言笑,双目炯炯有神,如沙漠上正在狩猎的猎豹瞄准了食物,波澜不惊的眸底充斥着嗜血的光芒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