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门嫡女

相门嫡女

第一章  重生

作者:暖香      字数:2055

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0:49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帝后上官暖私通外敌,泄露军情。宰相上官昊轩不加以劝阻还放任其行为,现将上官家十八代满门抄斩!念及旧情,特赐废后上官暖上等鹤顶红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将圣旨读完的刘太监抬头,细小的眸中闪着阴冷的光芒,有些厌恶的看着坐在牢中蓬头垢面的上官暖。

    “呵,旧情……?”

    上官暖微扯嘴角,眸中满是苦涩和恨意,胸口处仿佛被钝刀重重剜了一刀,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好一个封念软,好一个枫锦澄!她真是瞎了眼才没认出这对渣男贱女!还害得自己家破人亡!

    她好恨!

    上官暖死死的握住双手,即使指甲陷进掌心沁出血来也恍若不知。

    想他枫锦澄当初也不过是一个不被皇帝重视的皇子,若不是她上官暖在宰相父亲面前各种哀求,甚至以死相逼,她又岂会嫁与当初无权无势的枫锦澄?

    而她嫁与枫锦澄后,不顾自己宰相嫡女的身份,陪他出生入死征战沙场,一点点帮他夺得天下。为此甚至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至于不义之地。到最后却是落得个兔死狐烹、卸磨杀驴的下场!

    而那封念软又做了什么?

    十年的倾心相伴,抵不过不过一个商贾之女,而那封念软也仅仅是她名义上的远方表妹罢了,却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她辛辛苦苦得到的东西?!

    真真是令人作呕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暖轻笑一声,冷峻的眸子微抬,缓缓拿起那由上好瓷釉所制的小瓶。

    瓷器入手的冰凉感,让上官暖有些晃神。随即指尖紧缩,眼眸中闪过一丝决绝,抬手将毒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也罢!她上官暖聪明一世,却糊涂在看人上。若能有来世,她定要让这对狗男女也尝尝她所受到的苦!

    毒酒的作用很快便起效,上官暖眼前渐渐发黑。身体倾倒下去,上官暖却发现自己的灵魂飘飘荡荡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行刑场上,亲眼目睹了她上官家十八代几百号人口一一斩杀,鲜血流淌汇聚成一条小河。

    然后又看见她当做妹妹疼爱的枫溪灵,被封念软用慢性毒药活活逼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目呲欲裂的上官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一丝一毫的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上官暖才感到眼前一黑,瞬间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脆的鸟鸣声在耳边回响,微风吹过撩起鬓角碎发,拂过脸颊带来细碎的痒意。

    阳光正好,透过稀疏的枝叶在地上投下斑驳光影。忽明忽暗的照在树荫下熟睡的少女脸上。

    躺在贵妃椅上的少女有着婴儿肥的脸颊,小巧的鼻上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。花瓣状的唇瓣微抿,纤细的秀眉却死死的纠缠在一起,仿佛遇到了什么极其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,射出的目光却是冰冷无比。渐渐的,那种寒意才散去。

    上官暖看着眼前阳光明媚的院子,思绪却渐渐飘远。

    十日前她便重生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才十二岁,正是豆蔻年华。而距离她第一次遇见枫锦澄还有半个月。

    在前世,她第一次在中秋宴上遇到枫锦澄。

    但重活一世的她,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她一定会将枫锦澄的狐狸尾巴狠狠的揪出来,让他也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!

    上官暖缓缓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,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角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中秋还有些时日,但街上却已有了过节的气氛。小商贩将过节所需的东西收拾出来在街上叫卖,一派其乐融融热闹非凡的景象。

    上官暖看着这平凡又常见的场景,心中倒是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,她有多久没遇到过了?

    翠玉在一旁看着有些发愣的小姐,心中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最近小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从十日前醒来整个人都好像变了一个人,也不爱笑了,整天只是蒙在屋里。好不容易今天出来一趟,却又在发呆,早知道就应该和老爷说一声,找个大夫给小姐看看了。

    翠玉思及此处,微微看了眼上官暖,轻唤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?”

    “嗯?翠玉怎么了?”

    被翠玉轻拉了一下才回过神的上官暖心中有些好笑。既然重生了,还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作甚?

    整理好了心中乱飞的思绪,上官暖这才抬头看向翠玉,见她一脸的欲言又止,轻笑一声,点了点她的鼻头颇有些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我的小翠玉,难不成是看上你家小姐的男装了?”

    说罢还故意摇了摇手中的折扇,一副潇洒公子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!”

    翠玉有些嗔怪的看着上官暖,脸颊上飞起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见翠玉都快要羞得头垂到地上,上官暖也见好就收。“啪”的一下收回扇子,敲敲翠玉头顶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翠玉见状,也顾不得其他,立马跟上。

    珍宝阁,顾名思义藏有很多珍宝。在这里,你能求到外界难得一遇的东西。即使是绝迹的东西,在这里你也会有几率碰到。

    而如此神奇的地方,自然不只是有钱才能进的。在这里,唯有用等价的东西交换,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。不过即使如此,每年也有很多人前来交易。

    上官暖踩着悠闲的步子来到珍宝阁门口,里面显然早已有人等候。

    “尚公子,您要的东西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上官暖淡淡应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女扮男装,自然不能用真名,上官暖便取了上的谐音,单名尚。而珍宝阁自然也懂得这些,对于客人的身份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上官暖跟着侍从往里走去,一路来到了内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尚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侍从打开门,恭敬的请上官暖进入。上官暖自然不会客气,提步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内没有多余的装饰,只是在正中央摆放了一张桌子,桌上放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那盒子只有掌心般大小,古朴的盒上用繁密的手法雕刻着上古凶兽。一眼望去有些令人汗毛竖立。

    上官暖却一脸淡然,掂了掂手中的分量,满意的勾唇轻笑。

    拿到想要的东西后,上官暖便打道回府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