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少回归

狂少回归

第一章 打肿脸充胖子

作者:婉瑜大大      字数:2123

发布时间:2019-08-09 16:38

    深秋,黄叶尽飘零。

    聂浩走出“打肿脸充胖子公司”,一身名牌装挂在身上,戴着墨镜,腰间夹个皮包,俨如暴发户式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今天,他要回家。

    花了五万块在这公司一番包装,到停车场摁响路虎车,直往怀城棚户区开。

    一身华丽包括车子都是租的,就像那公司名,打肿脸充胖子,死要面子……

    车内,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发抖,看着街上繁华,行人穿梭、车流不息,从心灵乃至身体的不适应。

    看了眼车窗外,从此,整容后的他不再是国际排名前十的集团大佬,以前的他随落叶逝去……

    今后,他名作聂浩,替最好的兄弟去孝敬家人,他要替逝去的人活着,完成未完成的事。

    谁知刚下火车,裤兜空空,只能将手工表买了六万块,如今还剩一万看裤兜。

    兄弟们真刀真枪用命换来的钱,皆被他分发下去,自身压根没剩。

    他将关于聂浩的基本信息都记在脑海,自身也收集了不少,此刻按照导航定位开了半个来小时。

    路虎车驶进旧式小区,墙都已泛黄脱落那种,随处可见搭建的活动板房。

    刚把车停好,聂浩便瞧见父母被人从一楼屋子里推搡出来,十多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把院子围得个水泄不通,四周还围了不少街坊领居。

    家里的东西都被嘭嘭扔了出来,玻璃物品碎了一地,噼里啪啦作响。

    肥头大耳的胖子从房里出来,嘴里还脏话不断,“操,没钱还?那就用房抵,顺道让咱虎哥玩玩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龙,你再宽限些时日,大家都是邻居,别做得那么绝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东西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少他么逼逼,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聂浩快步上前间面色微沉,从围观群众的嘴里听到些让他极度愤怒的话。

    这胖子叫赵龙,就住他家隔壁,前几年拆迁发了些小财,还跟了个大佬,现在混得风生水起,为了上位便把主意打到他小妹头上,欲用此来讨好那所谓的老大。

    起因是聂浩父亲聂斌半年前出了车祸,受伤急需救命钱,便向赵龙借了二十来万的手术费,可这房子市面价也值一百来万,赵龙明摆着不准人卖,来了个强硬。

    听完,聂浩心头窜上一股怒火,这他么真是狗善被人骑,人善被人欺。

    “看在这么多年邻居的份上,你就再宽限我一月,一个月之后,我保证把钱全还你,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龙冷笑,一脚把聂斌踹倒在地,“老东西,不还钱可以,房子不抵押也行,那肉偿该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命,你别碰我,滚开、滚开……”房里忽地传来女人的求救呐喊,声音很微弱,遂既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聂斌听到声音立刻明白赵龙的话,这些人是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……

    他从地上蹿起来,猛地便要冲进屋里,没跑两步就被赵龙一把抓住衣领,霎时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想死?”赵龙脸上尽显猥锁之相,“要是晓莹妹妹伺候好虎哥,从今以后,你们聂家在怀城就可以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赵龙你这杀千刀的,今天就算我死,也不会答应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,”赵龙抬手轻拍聂斌面颊,“聂叔,您老就识相点,晓莹第一次值几十万,日后还能在怀城横着走,这可比那些明星划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,你好狠的心。”聂母冲上前便是一口咬在赵龙手臂,痛得这货松手的同时,更是咧嘴反手给了聂母一巴掌,将之狠狠扇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晓莹跟老子青梅竹马的长大,老子还会害她?”赵龙说得恬不知耻。

    聂母痛哭,一把抱住赵龙的大腿,“求求你放过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求他,”冰冷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,遂即便有个俊朗的男子跨步上前,将聂母从地上扶起,更把聂斌拉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浩……浩子?”聂母看清了来人,嗓音立即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聂浩转身对父母点头,“爸、妈,不孝子……回来了!”

    聂母当场就哭得雷雨如花,聂浩眼露寒光中望向赵龙,“今后,只要有我在,再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聂浩?”赵龙皱眉,遂即摇头冷笑,“你回来又如何?别以为穿的人模狗样的,老子就怕你,要敢出头,打得你他妈都认不出来,赶紧……”

    “操!”不待这货把话说完,聂浩一个跨步上前,嘭的抬脚将赵龙踢倒飞出去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可把四周之人吓懵了。

    赵龙至少得一百八十来斤,聂浩这一脚得有多大力?

    赵龙痛得捂着肚子直在地上打滚,“草泥马,上啊,都他妈傻愣着干屁,给老子干死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保镖立时便大叫着冲来,其中不乏膀大腰圆的打手,干翻寻常三两人绝对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他们压根不晓得此刻面对的是谁,完全一个从社会摸爬滚打起来的恶魔……

    “动手?”聂浩霍地回头,脚下捻动,拳头宛若铁锤般嘭嘭而出,几个呼吸间便将冲来的小弟打得横竖趴地,哀嚎痛叫。

    四周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赵龙抓起根木棍想冲上前,腿肚子却止不住颤抖,被眼前一幕吓傻了,握住木棍的手都忍不住地想藏到背后。

    玛德,这聂浩是人是鬼?

    落针可闻中,当聂浩转身眯眼望去时,赵龙吓得大叫着后退,一屁鼓摔坐在地上,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席卷而至,有种死亡来临的感觉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屋里传来哭叫声,聂浩心头微震,上前一脚将挡在门边的赵龙踢滚开,踹门而入。

    踏进屋内,只见聂晓莹在挣扎,身上衣服已被撕烂一大半,胸前若隐若现起伏着,下半身更是只有内,裤遮羞。

    “活腻歪了?敢坏老子好事,赶紧滚……”这叫虎哥之人还没说完就被聂浩一拳打在鼻子上。

    聂浩又是一脚,直接让虎哥跪在地上,“草泥马,杂碎……”他火冒三丈,杀机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若不是此地无法杀人,他早都将这混蛋脖子扭断。

    所幸来得够快,还未发生让他后悔终生之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……”虎哥头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聂浩又是一脚,直接狠狠踏在虎哥命根子上,足够这货几个月碰不了女人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