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相爱,别伤害

若相爱,别伤害

第8章 大闹婚礼

作者:青儿      字数:2213

发布时间:2018-12-27 14:22

    热烈的掌声中,我笑容满面的走上台,献给艾琴一束火红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用我动听的主播嗓音送上祝福,“祝你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林林……”艾琴嗲嗲的道谢。

    却在双手接过玫瑰花的时候,发出一声痛叫。

    火红的玫瑰瞬间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些玫瑰都带刺,而且刺很长,是我特意挑选的,这是我为艾琴准备的第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艾琴?”贾义十分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玫瑰花有刺……”艾琴哭丧着脸,伸出带血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玫瑰花本来就有刺啊……”我捧起玫瑰,用力塞到艾琴手中,笑着安慰,“快把花捧好,别让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艾琴忍痛捧着玫瑰,一下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皮手套上的灰,优雅的下了台。

    所有客人都到齐了,婚庆主持终于开始了他的演讲。

    因为我的特殊身份,他们给我安排了上席,我与新郎新娘的父母同桌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的时候,四位长辈都站起身迎接,但我并不想跟他们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隔壁桌就是同学桌,我身子一转,坐到了同学桌上,回过脸对四位长辈说,“和长辈坐在一起压力大,我就坐在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长辈们纷纷夸我懂事,尤其是贾义的母亲,讨好的对我说,“周林林,贾义以后就跟你混了,还请您对他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,您放心吧。”我露出友好的微笑。

    发现同学桌的人都闭口不提林雪的事,我多少有些失望,但是没关系,我会把话题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打开手机,设置了一分钟以后的闹铃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闹铃响了,我关闭闹铃,假装接听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你是林雪……林小姐你好,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我,尤其是贾义的母亲,特意坐到了我身后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稍微往旁边走了走,又接着说,“什么?你先生出车祸去世了?就在今天早上?怎么会这么不幸呢……你公公婆婆要赶你走?担心你和前男友的孩子抢他的家产……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啊?我现在要怎么帮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环看了四周,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,十分同情的对着手机说,“别难过,等我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就去看你,我会找律师帮你忙的,一定帮你夺回应有的家产。”

    “挂”了电话,我若无其事的坐回席间,无意中撇了眼令狐彪,发现他眼神怪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躲过令狐彪的眼神,端起一杯酒,猛的灌进口中。

    然后戴上耳机听音乐,实际上,音乐打的是静音,我一直在听身边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从我“听音乐”开始,同学桌的人便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林雪的老公出车祸了?昨天还跟我们晒幸福呢!”

    “她昨天还发了好多红包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说起来,林雪沦落到这一步,都是被某人害的,某人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嫁祸到林雪身上,害得林雪和男朋友分手,现在反而嫁给了林雪的男朋友,还有脸邀请我们来参加婚礼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她脸皮怎么这么厚?上高中那会儿,明明是她自己追校草睡错人,明明是她自己在夜总会上班被轮奸,竟然都嫁祸到林雪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于一个精神病患者来说,这些嫁祸都是正常的,精神病人的记忆一向就是错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郎的家人也真是蠢,结婚之前也不打听打听,连精神病都敢娶,结了婚岂不是要闹翻天?”

    “可能新郎家比较穷吧,没钱娶媳妇,能娶到精神病就不错了,有的人家娶媳妇就是为了传宗接代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艾琴是精神病啊,精神病不会遗传吗?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议论,我心里倍觉爽快,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,一边戴着耳机,一边哼着歌曲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的一声响,惊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贾义的母亲把一张桌子给掀翻了,掐着腰质问艾琴的父母,“你家女儿是不是有精神病?”

    “亲家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别听别人乱说……”

    艾琴的父母都紧张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台上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,愣愣的看着台下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”贾义连忙来到他母亲身边。

    贾母指着艾琴对贾义说,“这个女人跟很多男人有染,她被男人轮奸过,还有精神病,这种女人你都娶,你脑子坏掉了?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?被人轮奸的是林雪!不是艾琴!”

    听到贾义这样说,我肺都要气炸了,摘下耳机冲到贾义面前,“你不会就是抛弃林雪的渣男吧?林雪冒着生命危险为你生下孩子,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?你哪只眼睛看到她被人轮奸了?拿出证据来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证据,是艾琴说的,她和林雪是好朋友,林雪的所有事情她都知道。”贾义说着,还向艾琴招手,“你过来把真相告诉周林林。”

    艾琴扔了玫瑰,提起婚纱,快步跑到我面前,“周林林,你不要被林雪清纯的外表给欺骗了,她是一个骗子,她骗你的,她根本就不干净,她被好多男人轮奸过,她怀的孩子不是贾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我用足力气,狠狠扇了艾琴一巴掌,高声怒喝,“林雪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好朋友?你说她不干净,她哪里不干净?你说她被人轮奸,是谁轮奸的?你说她生的孩子不是贾义的?你有什么证据?你做过亲子鉴定了吗?如果没有,请不要再继续诋毁林雪!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你打我?”艾琴一手捂着脸,一手指着我叫骂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货,看来你早就知道我和林雪的关系,你接近我就是为了帮林雪出气,你在我彩排的时候唱分手快乐,在我结婚的时候送带刺的玫瑰,一切都是早有计划,你和林雪合伙想要破坏我的婚礼!周林林,你和林雪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”

    我加大了力气,连煽了艾琴三巴掌,“你敢再骂我一句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又打我,我跟你拼了!”艾琴张牙舞爪的向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艾琴的父母也一同向我袭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伤害她?!”

    令狐彪抓住艾琴的手腕,将她狠狠撂倒在地,然后挡在我面前,气势汹汹的瞪着艾琴的父母。

    十位临时保镖迅速围到我身边,将我紧紧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,艾琴的家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,眼睁睁的看着艾琴倒在地上,连扶都不敢扶一把。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