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相爱,别伤害

若相爱,别伤害

第4章 制造矛盾

作者:青儿      字数:2077

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7:38

    酒店大厅的舞台上,贾义和艾琴手挽着手,甜蜜的靠在一起,认真倾听婚庆主持人解说婚宴的过程。

    看到贾义和艾琴虚伪的笑容,我心里倍觉恶心,我想去破坏他们,却不知道如何去破坏。

    他们俩明天就结婚了,而现在的我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,我还没有接近她们,要怎么样破坏呢?

    恰在这个时候,李瑞泽医生和周涛医生一起出现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林林,都到这里了,怎么还不上来?”周涛微笑着问我。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身份来说,周涛是我的亲哥哥,我得称呼他为大哥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的时候,我忽然想到,贾义和艾琴对我以前的声音很熟悉,我不能用以前的声音说话。

    为了当网红,我也是下了苦功夫的,整容手术过后,我一直在学习跳舞、唱歌及其它各种才艺。

    为了能让自己发出最柔美最动听的声音,我还专门练习了发声,即便没有话筒,我也可以随时切换男女声道和立体声。

    我润了润嗓子,用播音员的声音叫了一声“哥!”然后,迈着优雅的步伐,昂首挺胸的从贾义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贾义不是嫌我胸小吗?可艾琴的也大不到哪里去啊?现在我就让贾义看看,什么叫做大!

    虽然穿着休闲装,可我的领口开得很深,沟沟壑壑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我经过贾义身边的时候,特意放慢了速度,清楚的听到了贾义咽口水的声音。果然,男人都是经不住诱/惑的。

    李医生看到我的模样,啧啧称赞,“涛子,瞧瞧你妹妹这身材,越来越火辣了,哪个男人娶了她,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瑞泽哥哥不要取笑人家了,人家还不想嫁人呢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,虽然这样称呼李医生很不习惯,但是此时此刻,我不得不这样称呼他。

    瞥了台上的贾义一眼,发现他正痴迷的盯着我看,我趁机走上台,拿了一支话筒。

    “哥,瑞泽哥哥,我今天新学了一首歌,唱给你们听听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网红要给我们唱歌,我们当然求之不得了。”周涛笑呵呵的说,与李瑞泽相约坐到宾客席上,认真的听我唱歌。

    贾义第一眼见到我就很欣赏,而艾琴,却对我很敌意,不高兴的嘀咕:“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?我们在进行婚礼彩排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她唱一首吧,别扫人家的兴。”贾义向我友好的微笑,拥着艾琴让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打开手机,播放了歌曲的伴奏。

    前奏一响,我就用极其甜美的声音说,“真是抱歉,打扰了新人的婚礼彩排,为了表示歉意,我要向新人送上祝福,祝新郎新娘……恩恩爱爱,白头到老,永结同心,早生贵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在婚庆主持人的带头下,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我的声音很甜美,在别人听来,这都是发自内心的祝福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贾义和艾琴的讽刺。

    虽然送了祝福给他们,可我唱的歌却是和分手有关的,尤其是歌曲的高/潮部分,“分手快乐……分手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唱歌的时候,我时不时看着贾义和艾琴,发现他们俩的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再看台下的李瑞泽和周涛,二人都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首歌曲唱结束,艾琴气呼呼的来到我面前,“你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吧?别人要结婚了,你在这边唱分手快乐?”

    我用最甜美的声音向她道歉,“真的很抱歉,我学这首歌的时候,并不知道你们要结婚,不过这也没什么的,我唱歌之前已经送了祝福给你们啊,你们只管听歌声就好,不要在乎歌词。”

    艾琴不依不饶的,“可我一听到这个音乐,就会想到分手快乐的歌词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呢?我已经唱了呀。”我委委屈屈的说。

    贾义不想惹太多事,将艾琴拉到一旁,“算了,别跟她计较,她应该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她道歉!你让她向我们道歉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艾琴鼓着嘴巴说。

    艾琴这样撒娇,我十分看不惯,我比贾义大五岁,艾琴是我高中同学,比我还大一岁,她比贾义整整大六岁,我实在不理解,贾义为什么总喜欢和年长的女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艾琴如此为难我,李瑞泽和周涛不得不出马了。

    “林林,咱们去吃饭吧。”周涛摆出大哥的范儿,将我拥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行,她还没向我道歉!”艾琴泼妇一样的指着我,“你们知不知道,在别人即将结婚的时候说分手,这是很不吉利的?”

    “那仅仅是歌词而已。”李瑞泽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艾琴气得直跺脚,“歌词也不行,她必须向我道歉,如果不道歉,就说明她是故意来搞破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怎么不讲理呢?”周涛已经很不高兴了,握起了拳头,有种揍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艾琴,算了,不计较了!”贾义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也许是看到了周涛的拳头,艾琴不敢再计较下去,气呼呼的转过脸。

    她不计较了,我可没打算就此放手。

    我走到贾义面前,深深的鞠躬,“对不起先生,我不是故意的,我没结过婚,不懂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过去了,不提了。”贾义向我露出友好的微笑。

    可我并没有就此罢休,再次面对艾琴深深鞠躬,“对不起阿姨,打扰了您儿子的婚礼彩排,实在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艾琴气得快要疯掉,张牙舞爪的冲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后退半步,一脸无辜的神情,“怎么了阿姨?我已经向你道歉了呀?”

    贾义的脸色难看极了,眼神怪怪的看着我,不确定我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。

    艾琴愤怒的指着我,“你还叫我阿姨?你看不出来我跟他是夫妻吗?我有那么老吗?”

    我故作吃惊的喊了一声,“啊?你跟他是夫妻?我以为你是他母亲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,您不老,一点都不老,是我眼拙……”

    艾琴怒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,举起手掌狠狠甩了我一巴掌,“你不是眼拙,你是眼瞎!你就是一个没教养的瞎子……”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