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相爱,别伤害

若相爱,别伤害

第1章 就要生了

作者:青儿      字数:2370

发布时间:2018-12-20 23:32

    人天生就有报应,有善报,有恶报。

    报应就像癌细胞,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。和平相处,规矩做人,什么事情都没有,一旦你触怒它,必将自食其果。 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,只有十恶不赦的坏人才会有报应,事实上,爱上不该爱的人,动了不该动的情,也会遭到报应。

    妇产科走廊里,我一手捧着鼓鼓的大肚子,一手艰难的撑着后腰,来来回回的踱步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都以为我只是在做产前的放松活动,只有我自己明白,我面临着如何艰难的选择。

    八个月前,男朋友贾义和我分手的时候,把每一笔账都算得明明白白,就连他给我买袜子的钱,都说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我也是气急了,才会说出一句胡话,我说:“贾义,你跟我相处近半年,睡了我多少次,如果是找小姐,得花费多少钱?这个帐要不要算?”

    因着这句话,他往死里骂我:“原来你跟她们是同类,可惜了,你要胸没胸,要技术没技术,就一张脸勉强入眼,还是歪的!你这样的货色要是去坐台,除非瞎子肯点你,睡你一次就是亏本一次,还好意思要钱……”

    我从来不知道,一个男人可以无情无义无耻到这个地步,我只知道,越说下去,越会让自己受伤,只得放弃了争辩。

    但我告诉他:“最后一次行房没带套,那天是我的排卵期,我可能会怀孕,到时候不管这孩子是否生下来,都希望你能负责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、算计我,林雪,你是故意要怀上我的孩子吧,告诉你,就算你怀上,我也不可能娶你!我宁愿自毁名节,宁愿坐牢,都不娶你这种女人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当他说出这样的话,我已经完全心灰意冷。可迄今为止,我仍然不知道,他为什么这么恨我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?

    我想不通,为什么不久前还相爱着,不久后就满腔仇恨。

    要是我背叛他了,我无话可说,可我什么坏事都没做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无论我怎样牺牲尊严去挽回,都留不住他的心,我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我的闺蜜艾琴笑话我:林雪,为什么你总喜欢找渣男?以往的男朋友再没钱,模样还过得去,贾义呢?不但无钱无势,无车无房,长得还那么丑,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?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我看上贾义什么了,我只知道我的心被他偷走了,又被他残忍的撕裂了。

    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这句话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,却从来没有理会它的意思。

    或许就算理会了,也不一定相信,非得亲自经历过,伤痕累累之后,才会真正的懂得。

    走廊里,我不停的反思人生,感觉自己的情感瞬间成熟了许多,但是,现实中的事情,我还是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前,李医生对我说,“林雪,你的血压在160/100mmHg以上,又有头晕、呕吐症状,生孩子的危险很大,很容易出现妊高症危象、高血压脑病,以及其他心脑血管疾病的并发症,必须有家属陪同,家属签字才行,请你尽快联系你的家人过来签字。”

    家人?呵……

    当初选择和贾义在一起,已经与家人断绝了来往,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脸面投靠家人?

    我唯一能联系的人就是贾义,可他分手的时候那般侮辱我,我要怎么开口去求他?

    阵痛来袭,我痛不欲生,忍痛来到医生面前,“医生,我没有家人,我自己签字行吗?”

    李医生果断的摇头,“不行,你的情况不一般,必须要家人签字,现在说的好听,没有家人,万一你出了事,你的家人马上就冒出来了,到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会过来找我们医院麻烦,林雪,你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我们做医生也不容易,互相理解一下行吗?”

    既然李医生这么说了,我又有什么办法,只得回到走廊里,拿起手机拨通了贾义的电话。

    铃声响了好久,贾义才接听,不耐烦的问:“说好不联系的,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请你帮个忙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还没说出来,贾义便挖苦道:“怎么?缺钱了?不好意思,我真帮不了你,我要结婚了,手头实在是紧,你找其他男人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能跟他发微信,我把自己的大肚子拍成照片发给他,又补充了一条微信:贾义,我不缺钱,只是快生了,请你帮忙签个字。

    贾义很快发了语音,情绪十分激动:“你生孩子跟我什么关系?找他亲生父亲去!”

    我手机的媒体音量开得很大,整个走廊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顿时就火了,语音回给他:“贾义,你能不能别再侮辱我?自从跟你好上,一直到现在,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第二个男人,我没指望你来养这个孩子,只想请你来签个字,签个字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贾义回复:“我要结婚了,你这个时候sao扰我是什么意思?谁知道你肚子里头塞的是枕头还是靠背?当初分手说好了不纠缠我的,现在纠缠什么意思?是不是没有男人要了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整个走廊的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,那种感觉,就像看一个不知廉耻的小三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别人误会我,颤抖着嗓音在语音里争辩:“贾义!你真是人如其名啊,假仁假义,当初在一起的时候,你给我多少美好的承诺?你说会把每个月的烟钱省下来给我买衣服;你说等我学会了弹琴,就送我一架钢琴;你说等我长发及腰就会娶我;你说婚纱都给我做好了,是国际知名设计师设计的;你说每年都会带我去不同的地方旅游;你说我们要生两个以上的孩子。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,可你没有一个承诺做到了……

    分手才八个月,你就要结婚了,事到如今,我还能说什么?我早已不再奢望嫁给你,也并不想为你生孩子,可我打胎的时候,医生告诉我,我有高血压,不能打胎!而且我年龄也不小了,现在不生孩子,以后更加的困难,再说了,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忍心打掉他,我没有要你负责,仅仅是请你帮忙签个字,这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这次的话说多了些,他的回复很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看到新的语音,我立刻点开来听。

    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上去很耳熟。

    “林雪,能不要再演戏了吗?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们家贾义早就知道了,高中的时候,你为了追到校草,用了多少心机?使了多少手段?可惜最后还是睡错了人!

    毕业那年,你因为爱慕虚荣,到夜总会当三陪,被顾客轮奸,最后被迫辍学,连大学都没上成,这种丑事全校谁不知道?别拿孩子要挟我们,贾义说了,你这种女人没资格做母亲,生什么生,死了算了!”
设置 恢复默认